绯愿

【全职高手】【双花】盛放 chapter6(原著向)

这一章,最开始貌似还很轻松??但后来就又有点虐??想想目标是写到第十一赛季我就头大,而且还要对付过去第九赛季前半赛季那压根儿没相遇的……痛苦
相信我,总会甜的,再困难我也会努力写甜的!!
前文链接↓

http://feiyuan908.lofter.com/post/1e73e5e4_f701d8a
==

张佳乐先是热血沸腾的在这冰雪世界里原地拉风地站了会儿,紧接着就风中凌乱了——他是想随便拿张卡玩儿玩儿,可那也是准备找一个神之领域的满级号下下副本虐虐小怪放松下心情,不是拿一张刚刚转职的账号卡从头玩儿起啊。

不过说是这么说,张佳乐还是任劳任怨地查看起了账号。作为张佳乐特意保留的一张未满级的账号卡,就说明了它的不简单。

而且不是一般的不简单,不简单到张佳乐意识到自己拿了什么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想退出——因为这张卡是第七区刚刚开服时的,那时尚是第五赛季的冬歇期,买的时候,是两张。

张佳乐的眸色一黯。第五赛季,那是每一个百花人都不愿回想的经历。

那个赛季的百花战队稳扎稳打,没有了第二赛季时的年轻气盛锐不可当,可锋芒渐敛显出些豪门应有的气势,“繁花血景”渐入佳境,百花在积分榜上名列前茅,是当赛季的夺冠热门。

冬歇期的时候荣耀第七区开放,张佳乐和孙哲平两人偷偷摸摸买了两张新区的卡回来,百花的队长队副两个人谁也没通知,开服当天夜里窝在房间里熬夜玩网游。那天新区里人山人海,纵使他们两个职业级的大神,完成个任务也是步履维艰。但两个人也都是很高兴,毕竟这种开荒的事情,对于长期混迹于职业联赛的他们也是新鲜。

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都是第一区的老号,等两个人都成为了正式的职业选手后,战队有严格的规定,自是没有办法拿着再去打游戏;可架不住这群职业选手都是荣耀的网游狂热分子,谁还没有几个马甲啊?但是披着马甲上阵,也不会有人闲的没事找张新号。

所以当孙哲平提议在新区开小号的时候,张佳乐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回想起原来的那些事,张佳乐不禁笑了笑,确认了下技能树之后便点开了好友名单。

名单里自然只有一人。

20级,狂剑士,花开半夏。

孙哲平这个人也是很奇怪。初遇的时候开着暴走状态杀到了自己面前之时,这个人顶着“落花狼藉”这个过分文艺甚至带着凄伤的名字,却重剑上肩出言狂放;当联盟中最猛最无所畏惧的豪强名为同样张扬的“霸图”之时,这位狂放不输韩文清的狂剑士三言两语就自命队名为“百花”;战队开发出第一把银武、落花狼藉的重剑之时,所有人都为系统生成的“葬花”这个不吉利且不符合孙哲平性格的名字担忧的时候,这人直接一句“很好啊,很酷。”就给带过……

张佳乐知道这是一种极度的自信与豁达,这让他拥有一种可以自我调侃的能力。

他的狂傲和韩文清其实差得很多,不过两个人战斗风格相似倒是真的。韩文清那是性格强硬顽固坚持不喜欢妥协,而孙哲平,是疏狂。他做事从来都不是不留余地,而是只要对方尊重他,他就给予对方尊重的同时,毫不谦虚自己的实力。你很强,我承认,但我更强。

这种待人接物的态度,恰恰是张佳乐最欣赏的。所以他不止一次地好奇,以孙哲平的年龄可以拥有如此成熟的处世之道,到底得是出自于什么家庭。只不过他从来没问过罢了。

不过……系统生成也就罢了,自己起名也起这么奇奇怪怪的,简直莫名其妙。

张佳乐还记得那天开服,一群穿着系统发的绿色环保装的1级玩家熙熙攘攘,好友邀请是见人就点,满屏乱飞。张佳乐拖着鼠标找据说孙哲平已经递过来的好友邀请。人多就是力量大,满屏的文字威力直接秒杀了黄少天的刷屏,看的张佳乐脑袋都大了——“新区开服人这么多我怎么知道哪个是你,我先关了好友开关,等到了清静点的地方——”张佳乐这自然是在游戏外直接喊的,可还没抱怨完,几条整齐划一的申请便划入了眼帘——

【系统】玩家花开半夏申请加您为好友,是否同意。

孙哲平见他这话只说了一半,就知道了这位刚刚还在说找不着人的小朋友被自己打脸了,不禁轻轻笑了声。“笑什么!”某人恼羞成怒,“小心我不加你!话说你怎么知道哪个是我的欸?”

伴随着游戏之外的抱怨,孙哲平听到耳机内一声轻响,知道好友申请被通过了,“你猜啊。”

==

张佳乐承认自己当时是有点太过不动脑子了,孙哲平能一眼认出他当然就像他能够一眼辨别出哪一条是孙哲平发过来的申请——他们之间太熟悉了。他的拈花无言那根本就是和百花缭乱一个模子捏出来的,再加上这相似的命名风格,在出生点这么个区域有限的地方找到他还不成难度。至于在人山人海中准确点到他身上——以孙哲平绝对大神级的水平,质疑这个就可笑了。

花开半夏。

张佳乐现在再看着这名字,心情复杂。

当时见到这个明显有百花和孙哲平特色的角色名,以及竟然在好友申请凭直觉发的乱战中连刷数条的手速,他也就是心底吐槽了一句起名人的不走心就通过了。谁又能想到,这个一时兴起建立的小号的名字,就好像是孙哲平职业生涯的写照。

当初的顶级大神,荣耀第一狂剑,就那样在最巅峰的时候黯然离开。

花只开半个夏天就凋谢,孙哲平那本该是最辉煌的第五赛季,也就战了半个赛季。

孙哲平可以操控着“落花狼藉”,挥舞着“葬花”,为“百花”战队打下一场又一场的胜利,却最终也没有想到,他那也是随便命名的“花开半夏”,拦在了荣耀之路上。

张佳乐看着空空的对话框,忽然遗憾当年离得近、一切交流靠语音就好,两人这已经练到20级的角色,连一句简单的问候都没有保留。

靠在座椅上,张佳乐等着眼眶涌上的酸胀感褪去。

就在那个冬歇期、准备回家过年前的最后一练,那甚至都不是一场正式的训练,孙哲平的手伤忽然发作。训练室里当时只有张佳乐、孙哲平和张伟三个人,在练习一个三人小配合,忽然落花狼藉一个明显不应该的失误后,连受身操作都没有就直接倒了地。张伟没敢说话,张佳乐偏头一看,就见孙哲平的左手已经离开了键盘,微微颤抖。

他当时就吓了个半死,还是张伟看到情况后赶紧跑去叫了队医。

当时战队已经放假,各个部门人都不齐全,队医给不出也不敢给什么结论,几人急急忙忙就跑到了K市最大的医院。后来,战队的老板,经理都赶了过来。

张佳乐意识到了事情很严重。对于一个职业选手来讲,没有什么比需要精细操作的手更重要。但他当时没有去和医生、战队高层一起开会,而是一直坐在孙哲平身边,连话都说不出半句。他不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只想让一切都没有发生。

孙哲平看着自己的手,也是少见的,什么也没有说。

恐怕那时,他就已经意识到自己的手伤究竟有多严重、有多大影响了吧?

那个假期,张佳乐匆匆跟家里打了声招呼,就陪着孙哲平飞往了B市。那是他家所在的城市,也是国内医疗条件最好的城市。

可是,并没有什么作用。

张佳乐记得当时自己陪到了比赛开始的前一天,他不敢放弃训练,也不敢在孙哲平面前打荣耀,只能白天在医院,晚上回去一个人加练,连累的已经回到K市的其他队员纷纷改了作息。可那时没有人会有抱怨,连战队高层都没有阻止他的做法,因为每一个人都在害怕。

张佳乐那时候那时担起了队长的职责,组织训练安排任务都一丝不苟,是最稳的一个,战队成员都很欣慰,任谁都这样认为——除了孙哲平。

“乐乐,别逼自己。”他那时候说。

“我没有逼自己,我可以的,你好好养伤。”张佳乐笑着回复。

==

张佳乐揉了揉通红的眼睛,关闭了好友栏。

神他妈没有逼自己。张佳乐现在想想自己都觉得好笑。他当时每天基本都一言不发,可是孙哲平一说什么自己就一边一脸无所谓地冲他笑,跟他说什么事都没有,一边把拿出要把自己逼疯的气势来发狠训练。

就这样,没事才怪,孙哲平看不出来才怪,不难受才怪。

张佳乐现在觉得,自己当初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抱着孙哲平痛哭一场,甚至可以大肆抱怨他受了伤把一切扔给了自己自己要疯了,也比强装坚强好。那样的话,他不压抑在心中,孙哲平也不用小心暗示他的状态不对……也许事情就会不同。

但都是事后诸葛亮罢了。

就当时那个状况,整个战队都因为他们队长的手伤慌了神,要是再没有一个主心骨,下半个赛季还打不打比赛了,冠军还要不要争了?队长出事,副队长顶上,这是多么顺理成章的事情。

张佳乐自认那时他做不到也不可能放任战队动荡。

可能孙哲平也是知道这一点,才会不再说什么。

那个冬歇之后的赛场上,百花战队的阵容中见不到他们的队长,张佳乐却将绚烂的百花式打法打得狠绝,告诉所有人,只用繁花,也能制造出血景——

但仍然无法阻止,“繁花血景”在那个赛季落幕,带着分孤绝的百花战队也最终倒在了总决赛的赛场上。

张佳乐想起当时,他整个人是茫然的,但坚持着安慰完了所有的队友,才给远在B市不在现场的孙哲平打了电话。电话拨出去,他堪堪忍住了眼泪,深深吸了几口气正要开口说话,就听见孙哲平开了口。即使是那时,语气也是洒脱的。

“乐乐,我可能要退役了。”

唉,当时就疯了吧。

张佳乐不想再想,顺手点开了公会栏,显示拈花无言没有公会。他摇了摇头,也是理解。当时他和花开半夏都在百花公会里,他们的练级速度快再加上一看角色名就知道是百花死粉,能加入百花公会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可是后来出事,谁也没有再登陆过这个号,两个僵尸号,被踢出公会也是应该的。

当初孙哲平回战队收拾东西的时候,张佳乐找了个理由不在。他实在是拒绝接受孙哲平的离开。现在想想也是遗憾,为什么要避开呢?好好地道一次别,也算是给自己了一个交代。自己当时的做法,也挺伤人的吧。年轻气盛,太不成熟,不懂珍惜啊。这么一份难得的友情的结束,竟然是被自己掐断的那通电话。

也难怪,孙哲平那样拿得起放得下的人,都再未联系过他。

张佳乐看着自己随便登陆的一个角色引出了这么多感慨,也是赶紧告诫自己,新赛季要开始了,他又要作为职业选手征战了,不再是那浑浑噩噩的退役一年,乱七八糟的东西得收收,要不然在赛季中来这么影响心情的一出可不是闹着玩的。

从这堆账号卡开始。

张佳乐刨出了抽屉内随便散放的所有账号卡,分门别类。有的号是从战队公会拿的,有些号是自己买来的,都散落在不同区。张佳乐按照卡面图案不同分开放,最后却是只数出九类来。荣耀十个区,这么巧,有一个区一张卡都没有?是哪个区?

张佳乐数了数,然后一下僵住。

第七区。

他们两个人的账号卡,当时也都是混放在一起的。那里应该至少有两张第七区的号。现在,只有他正登陆的这一张——

张佳乐大爆手速,拖出好友列表就发了消息出去——

【拈花无言】喂喂?在吗?

【拈花无言】哦头像黑着呢肯定是不在的。

【拈花无言】还在玩儿荣耀吗?

当然是不会有回复的。

张佳乐这才意识到,这位狂剑士的经验条和他相差无几。若是还有人登陆,怎么会只停留在这个等级?

颓然地叹了口气,张佳乐也知道指望着这个账号不那么现实。

可是,最终回战队的时候,他既然拿走了那张账号卡,就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不是吗?

张佳乐翻出了包里常备的笔记本和荣耀专属读卡器,将这个账号登在了笔记本上。反正没事的时候,就登陆着呗?没准哪一天就能联系上。有这么个希望,总比心里一直牵挂纠结着当初那不和谐的分别要好得多。

纵使他运气再不好,机会,也总会是有的,不是吗?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