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愿

【全职高手】【双花】盛放 chapter5(原著向)

期中考试终于完了我终于可以顶着锅盖上来更文了,本来以为考得极烂所以原计划写文的时间用来“今朝有酒今朝醉”去了……谁知道最后竟然还不是很烂,我就又燃起了更文的热情。
这一章……十分抱歉,情节基本又没有什么推进,原因当然是我这个脑回路比较神奇的人又抽了。
(下面的内容是这个脑抽了的人的无病呻吟,可跳过直接去看正文)
最近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想事情。
上一次的更新是在全职动漫上线的那一天,那天晚上我很长时间都没有睡着。就像我得知一个特别喜欢的老师不再教我们的那天一样,我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就像那次我在脑海里构思了一封写给她的长长的信,这次我为全职准备了一篇长长的书评。可相同的是,它们都只存在于我的脑袋里,没有付诸于笔尖。
但今天,更新前的一点时间,我却再也忍不住,想来写写。不是评论,就是一点感想。
开始读全职的时候没有什么太多的想法。我喜欢网游,所以那些有些人觉得枯燥的战斗情节我也读得津津有味。可也仅此而已,一部不错的电子竞技小说。我的第一次阅读停在了叶神带着包子和唐柔抢一个野图boss。后来很偶然的一个机会,和两个从加拿大回来的同学一起吃了个饭,其间聊起来了全职。他们分别是蓝雨和微草的粉丝,说的热火朝天。我被他们影响,当天就因为莫名其妙的冲动继续看起了全职。我看到了鬼鬼祟祟来到网吧帮叶神刷副本的黄少,开始渐渐真的对全职感上了兴趣,当时甚至都变的更加话痨了一点;看到了大小眼的杰希爸爸,觉得人物塑造真的挺有趣……然后我看到了第八赛季的全明星赛。这大概是改变我对全职看法的一段情节,因为我在这里遇见了韩文清,然后一发不可收拾。我对老韩的爱十分深沉,想描述却不知道如何去说,所以干脆不写。
从那以后,我开始疯了一样的刷全职,良好的作息时间被完全打破,不分昼夜的看,在公交车上看叶神追杀毁人不倦笑成了个傻逼。诸如此类的还有太多。
当我二刷三刷的时候,注意到了更多的东西,然后我爱上了双花。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多年前立的不写同人的flag为了他们而倒,我甘之如饴。他们之间的故事那么多,我完全不满足于书中描写的片段,甚至不满足于脑海中的想象,我是如此迫切地想要写出来,想要与人分享。即使有很多不足,我也要写。
情节推进的太慢,我也在反思。毕竟计划中是要写到第十一赛季,照我这个速度,以及越来越紧张的学业,估计是写不完了。但是,我发现我写的这些没有情节的心理活动,却正是我最想表达的,我心中的东西。大概是笔力不足,没有能力将它们在细节中在一点一滴中展现,于是我只能退而求其次,牺牲情节进程,写点我真正想写的东西。
可能这样的确不太好,但我也没有办法了,只能尽我所能展现些东西。
好了,无病呻吟结束,下面放正文吧。
前文链接↓

http://feiyuan908.lofter.com/post/1e73e5e4_f0baa47

==

荣耀第七区。

弹药专家,拈花无言。

张佳乐在意识到自己有可能会沉浸到某段回忆中时,迅速将鼠标移向了那个红色的叉子。

关掉它。

——你在害怕什么呢?

鼠标左键点下去的前千分之一秒,张佳乐脑海中忽然划过这样一个问题。手下动作一顿,自然也就没有关掉游戏。

是啊,他在害怕什么?

这么多年,下意识地回避已经成了习惯,然而习惯就一定是对的、应该有的吗?显然不是。事情过去了这么久,他若是一直沉浸于过去,就不会来到霸图、背弃那么多,去追求一个冠军——虽然,以一个作为职业选手的理智看,这称不上是背弃。

他的荣耀开始于那人问他要不要一起组个战队,巅峰于“繁花血景”横扫联盟,疯狂于血景不再的漫天繁花,结束于两个赛季疯狂后绝望的退场。

他被太多的意外推着走,一步步扛上越来越多,笑得愈发没心没肺,却快被压得连气都喘不上来。他的这些苦,和谁都没法说,因为他是核心,他是担当,他是队长。

张佳乐看着这再熟悉不过、平时都不会停留一秒的登陆界面,认认真真地发起了呆。

双核这个词,是在第二赛季出现的,形容的是第二赛季杀入联盟的百花战队的双核心——狂剑士孙哲平,弹药专家张佳乐。

当时的荣耀还不像现在一样大神云集团队至上,谁也不说能强过谁,那时是叶秋的天下,是一个个人强则战队强的时代。所以他和孙哲平的出现,给了联盟一个完全新的面貌,一种新的思路——不是吴雪峰那种在叶秋光环下的默默辅助,而是都可以独当一面并且一加一大于二的双核心。

张佳乐还记得第二赛季嘉世决赛赢了霸图时叶秋对韩文清说的那句话,“你身边,缺个有实力的帮手。”当时他和孙哲平坐在现场,听着这话感慨万千,都握紧了拳。是的,比起韩文清他们还算是幸运的,他们最起码有彼此,而这是那个时代能赢叶秋的先决条件。——当然,当韩文清真的找到了那个帮手时,叶秋会不会后悔当初的毒奶,就是后话了。

相比起来,百花的战队构成是最为合理也是最有可持续性的,在那个荣耀联盟刚刚起步的时候真的是难能可贵。从网游期就一起磨合一起出道甚至一起组建战队的双核,迄今为止,也就只有他们两个而已。本来,那将会是最熟悉最默契的组合,将至今驰骋赛场,甚至建立王朝。

可惜造化弄人。

张佳乐想,在联盟中因各种各样的原因失去队友的其实远不止他这一个,为什么只有他会那样的疯狂无助,甚至连一点心事也不想与别人分享?可能就是因为,孙哲平对他来讲太过与众不同。他们的交情太深,默契太深,在一起时那样的密不可分,让任何一个后来者都无法插足。他总是下意识地将人去和孙哲平作比较,然而世上哪里会再有一个孙哲平?

他们的关系远超一般队友的。

他就这样拖着自己极其偏激的心态,领着百花战队,像燃尽最后一丝热情地去拼。

多年后再想,当他离开了那个处处是回忆处处是压力的百花,不甘少了,更多的是遗憾唏嘘。为自己,也为孙哲平。

当年,相比他,更痛苦的是孙哲平吧?在他愤愤不平地撑下那半个赛季的时候,是不是多多少少没怎么注意当事人有多么黯然神伤。虽然那个混蛋总是一副狂的不可一世、退出也要昂首潇洒的样子,可是对于那么骄傲的昔日荣耀第一狂剑来说,哪里有那么容易?

我是想要为他拿一个冠军的。一个人,两个人的冠军梦。

可是……至于的吗!不过是退役,为什么要连联系也一并失去?真是走的潇洒,离开竞技圈离开的一去不回头,是要把曾经与荣耀的关联斩的干干净净吗?理智上,张佳乐理解这种毫不拖泥带水的作风,也相信孙哲平做得到;可是感情上……张佳乐哑然失笑。感情上又怎样?他们都不是小孩子了,三年多的交情是不浅,可相对这漫漫人生路来讲,不过过客而已。

就比如这张承载了那么多记忆的账号卡——若它是个载体那便千金不换,若它就是张普通的账号卡——就得查查如今绝版的第七区卡价值几何了。

张佳乐对于自己现在可以随时开玩笑的状态很满意。当年自己时不时的脱线,也是给孙哲平带来了不少无奈和麻烦吧?可是他那时是总摆出一副笑脸,看得孙哲平没脾气。这些回忆如此甜蜜美好,可惜不能重来。

浑浑噩噩的一年过去,张佳乐在加入霸图之后慢慢平和的心境告诉他,离开百花其实是对的。若他还留在那里,便永远没有可能走出来。职业选手的运动生涯没有几年,他消耗不起。打游戏是他最想干的事情,他的一生中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只有这几年,若是这明明是最快乐的时光都用来一门心思地逼自己向前,到不得不退役时,他拿什么来回忆?

孙哲平当年走的时候什么也没有说,是不是就是想让他不背负那么多不要、为了他失去游戏的快乐?但他至今才真正理解。是的,别人的目光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是职业选手,我的目标是冠军,这没有错。但是,他爱上荣耀的最初原因是荣耀带给他快乐,若是连这份快乐也没有了,何谈荣耀?即使拿到了冠军,更多的也会是如释重负,而不是荣耀吧?

耳濡目染这么多年,却偏偏现在才理解。

是因为,这支俱乐部吗?一位永不会被失败打倒的队长,一位全联盟失误率最低的战术大师,一位职业暮年才进入顶级豪门的“新兵”——这不光是纸面实力最强大的战队,更是日益商业化的联盟中最纯粹的战队!他们是联盟最初的成员,是真正只从竞技上的胜利获取快感的选手,最热爱荣耀的人。

张佳乐忽然想起叶秋那么多年的坚持——坚持不接任何商业代言,不出现在大众面前,一切都用赛场上的实力说话。其中是否有隐情张佳乐不得而知,可是他为何会与嘉世不合的原因,还是能窥知一二。这位嘉世的奠基者和八年队长,因为对荣耀作为纯粹竞技运动的坚持,被他的战队所不容。所以他选择重新来过。

想及此处,张佳乐感觉一股热流涌上心头——这才是他们这些老将真正的追求!而他现在,还有这么多强力的队友!比起叶秋,他还幸运得多呢!

曾经的那些,他当然不会忘记,在百花的种种将是他一生的财富,而与孙哲平的相遇,更是人生中不可多得的幸运。他们的相处如此美好,他们给予了对方那么多的力量,他们共同研究出的打法还在发挥作用,他们得出的心得还在影响他的为人处世……

既然如此,为何还要纠结?为何要搞得每次回想都痛苦万分、不敢多想?那些美好的回忆,可不是之后的辛苦可以抹杀的。那是他力量的来源。

孙哲平走的骄傲,走的洒脱,就算今后再无联系又怎样?身为职业选手的年头就这么几个,人生还有很长,谁规定的这一辈子就非要和荣耀绑定的?孙哲平若能不再受手伤影响开始新的生活,他作为朋友,就算是曾经的,也应该祝福不是吗?

就算是有点心酸,那也是为你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你以为你现在的样子,是他想看到的吗?

张佳乐一甩鼠标,点击了登陆。

人物和场景加载完毕。

冰霜森林之内,茫茫天地之间,除了npc和小怪,只有弹药专家,拈花无言一人。

纵我一人,也能独行。


评论(2)

热度(10)